手机图片编辑器:腓特烈:关于意大利餐,那些你

而“黑王后”的叔叔(血统上为叔公)、教皇克莱芒七世(原名朱利亚诺·美第奇)虽在历史上被视作鼠目寸光之辈,却是一如既往地重视家族利益、疼爱侄女,担心自己远嫁巴黎的侄女吃不下那些被抱怨“根本无法下咽”的法国菜(语出法国卡佩王朝国王的第二任王后、基辅罗斯公国的安娜公主,即“基辅的安娜”)。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腓特烈】

被法国人“夺走”的泡芙

克莱芒七世为“黑王后”准备了一整套完整的厨师班子作为“嫁妆”一同前往法国,这些厨师带来了包括但不限于松露、多种奶酪、欧芹、使用面粉和白奶油炒制酱料、较少使用白糖烹饪(必要时会使用黄砂糖代替)、黄油或猪油加工的酥皮等传统法国菜的烹饪手法及食材,形成了现代法国菜的基础。

意大利人,大概是欧洲各国国民中和中国人最为相似的,这或许也正是意大利人被其他“老欧洲”们称为“欧洲中国人”的理由:完全“不拘小节”的生活状态(例如排队永远可以从一行排成一团),对精致艺术的无懈追求,南方和北方、东部和西部、大陆和岛屿之间无处不在的“互黑”,国足在2018年都没进世界杯……当然,还有对美食的无限热爱。

前者在希腊城邦时期就开始作为药用植物被采集、收割,但是罗马人将其作为香料进行大规模种植。然而,在中国,“欧芹”有两个更为广知的译名,分别是“荷兰芹”和“法香”,都和罗马或意大利没什么关系。

本文就将为读者们详述,美味的意大利餐背后那些“不为人知”的事。

“黑王后”凯瑟琳·美第奇,其被知名游戏《文明》系列制作商2K公司定为《文明6》法兰西文明的领袖

而泡芙的发明者,是“黑皇后”旗下一名叫做“Popelini”的有据可循的意大利厨师[2](这也正是“泡芙”的词源)。可在中国,泡芙早就被视为马卡龙、牛角包一样的法式甜点,有多少人知道其实际和提拉米苏、波纳兹、炸起司点心一样,是亚平宁半岛的骄傲呢?

有趣的是汉语语境中的“欧芹”(Parsley)和泡芙(Puff)这两种食物。

正如即使是宫保鸡丁这样的名中餐也往往只拥有百余年的历史一样,众多的意大利菜绝对没有“追溯至罗马帝国时代”的气魄。毕竟,番茄、辣椒、土豆……这些意大利菜中必不可少的食材,都是自大航海时代后方才传至欧洲的。也因此,现代人似乎很难想象,在哥伦布远航新大陆前,没有红艳的番茄、辣椒加持的意大利菜,深圳别墅装修,到底该长什么样子?

一、发现新大陆前,意大利餐长什么样子?

答案是——当时的意大利菜,可能就长现在不加入新大陆食材的法国菜的样子。

与堪称东方菜“万菜之祖”的中国菜一样,始自罗马帝国时期的意大利菜是当之无愧的西方菜“万菜之祖”;同样与中国菜受到了其后辈日本菜(大多数菜谱直接来自于中国菜中的福建菜、江浙菜)类似的是,意大利菜这一西方菜的“万菜之祖”,近一个世纪来也受到了来自其后辈法国菜的冲击,和中餐一样,从高端菜变成了“实用主义”“量大管饱”的代表。

正如本文开篇所言,意大利菜是无可争议的西方菜“万菜之祖”,法国菜可谓是其血统纯正的后代——现代法国菜的创始者来自于意大利著名的美第奇家族的厨师们。[1]

不过,即使“地位下滑”,相对于法国菜中不计其数的“黄油、黄油、黄油”,意大利餐中浓郁的番茄、辣椒和大蒜,永远是那些吃不惯一般西餐的异乡人,在寒冷交迫却无法找到“妈妈做的食物”的夜晚最好的慰藉。

公元十六世纪,法王弗朗索瓦一世为对抗神圣罗马帝国,选择与意大利半岛城邦交好,并安排自己的次子奥尔良公爵亨利,即日后的亨利二世迎娶了统治佛罗伦萨的“僭主”美第奇家族的卡特琳娜小姐。这位卡特琳娜正是日后欧陆闻名、影响法国政局甚久的“黑王后”凯瑟琳·美第奇。

时间

2018-06-20 18:52


栏目

2017单双精准长期公开


作者

admin


分享